足球比分

当前位置:新2网址 > 足球比分 >

金融科技人才缺口是150万

时间:2019-05-02 10:46 作者:admin 点击:

    2019年伊始,平安集团将使用了9年的“保险·银行·投资”品牌标识,更新为“金融·科技”。金融壹账通成为平安“金融+科技”最重要的载体之一。
  作为平安集团旗下四大独角兽之一,金融壹账通A轮投后估值已超500亿元,为国内3000多家金融机构提供服务,并在香港、新加坡、印尼等地设立子公司,服务当地金融机构。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和多数金融科技公司一样,金融壹账通整体还未盈利。不过部分早期布局的业务已实现盈亏平衡。
  平安集团副总裁孙建一在2018年接受21世纪独家专访时表示,平安对部分科技子公司设有亏钱指标。如果一些创新业务没有亏到一定数目是要问“为什么”的。
  金融壹账通的钱“亏”到哪儿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尽管我们的硬件设备不便宜,但作为金融科技公司,我们的人力成本占大多数。”金融壹账通联席总经理邱寒称。
  在这里,研发人员被称为“科学家”。“金融+科技听起来简单,但业务人员和科技人员像是两个物种一样,大家都说中文,但互相都听不懂。”邱寒表示,过去几年中,自己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扮演两边的翻译官。
  普华永道近期在报告中指出,金融科技人才缺口是150万。但在邱寒看来,这远远不止,而且,如何将科技人才与金融需求贯通,留住金融科技人才?金融壹账通也给出了自己的探索。
  金融科技人才靠抢每一家金融科技公司都在强调技术人才的重要性,但技术人才到底有多重要?
  “一个公司能够研究出厉害的技术,或者很牛的应用场景,都是人想出来的。人工智能技术里的算法、经验以及学习方法,都是有经验的人设计的。看似是冷冰冰的行业,其实背后都是年轻努力的科学家。”金融壹账通首席发展官王晓园表示。
  邱寒表示,人才重要之处在于一是创造新的业务,二是对原有业务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例如人脸识别技术,过去开银行卡要到柜台拿身份证人工比对,但现在很多业务通过刷脸就能办理,正是基于人脸识别技术才有了远程开户办理业务的可能性。又如声纹识别技术,过去客服热线中为了证明“我是我”,经常会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比如,小学在哪里上的?上周一笔交易多少钱?甚至还会被转接给不同的人重复自己的问题,但基于每个人独特的声纹,辅以电话号码,就可以快速确认客户身份,减少人工成本。
  但,金融科技人才又极为稀缺,将技术能力与金融需求结合的人才更为稀少。中小银行等金融机构,基本在金融科技大潮中失声。
  人工智能方向毕业生薪资水平大幅高于普通水平。一位沃顿商学院分析学院今年毕业的博士生,被一家金融机构开出百万美元年薪招徕,而美国普通毕业生年薪水平在5万-10万美元,金融科技相关领域毕业生薪资超过平均值4-5倍很普遍。
  邱寒提到,在去年进行相关招聘时,与金融科技相关领域的毕业生手中拿着多个offer。“应该说他们不是求职,而是我们这样的公司和互联网巨头一起,排队渴求这样的人才。”在北京、上海、深圳等核心城市,互联网人才、大数据人才都要靠抢。即便是平安这样的大型金融机构招聘如此,更遑谈偏安一隅的中小金融机构。“去市场上抢人不现实,把一个完全没有人工智能背景的员工培养成人工智能专家也不现实。”
  此外,金融科技人才的流失率也极高。邱寒提到,5年前平安集团在海外校招科技人才时,发了20多个offer,回国了十几位,但现在“幸存者”仅有1-2个。究其原因,科技人才的归属感、科技社区相互促进的氛围竟然起到重要作用。现在全球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国作为世界的一个部分,正在经历着40年未遇之大变局。在这样一个实体经济大变化的背景下,金融当然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因此金融的改革也有了前所未有的新内容。关于中国的金融改革,这几年党中央、国务院以及几个主要的金融政策制定部门和监管部门一直在研究,应当说,到今年的2月份已经形成了相对系统的看法,这就是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的金融改革,这样一个提法首先是把金融改革放在整个国家的经济改革的大背景下,把它视为整个经济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部分来看待。大致上说,下一步的改革有这样几个方面的重点或者是方向:
  首先,我们要适应国内外形势特别是实体经济的变化,要调整金融体系结构。所谓金融体系结构改革的方向就是,商业性金融、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和合作性金融这四种类型的金融要合理、协调共进。之所以提出,在商业性金融之外还要发展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和合作性金融,是因为我们现在面对的任务已经不是纯商业了。下一步中国经济要稳定成长,需要发挥投资的作用,而现在的投资机会,大部分都不一定具有商业可持续性。比如农村的基础设施,比如国土整治,这些项目的现金流不稳定,时间很长,风险很大。面对这样的投资对象,仅仅依靠商业性金融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所以有了这样四种金融并举的发展战略。
  我们也注意到,商业金融之外发展政策性金融、开发性金融、合作金融,这是一个世界趋势。目前,有一些研究者认为,日本的整个金融体系都政策化了。这并不一定准确,但是它至少揭示了一个现象,现在相当多的投资任务不只是商业性的。我注意到日本的各种道路、公共基础设施,很多是由政府或者是政府发起的单位来做的,而资金来源是发行国债或者发行地方债,也就是公共的债。应当说,这样一种运行机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现象。我作为金融的研究者,认为金融研究遇到了一个挑战,也遇到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金融是很复杂的,而且越来越复杂,在这个过程中集体的力量、国家的力量可能会很深、很广泛地介入到传统的商业性领域,这个是中国下一步要做的。
  第二,我们要做的是产品结构方面。最近几年来,由于中国的金融风险凸现,监管部门推行了把一些非标产品标准化,场外金融活动拉回场内,表外金融活动拉回表内的举措。应当说针对当下的金融风险频发以及监管并没有到位的情况而言,这样的举措是对的。但是作为长期发展来说,还是要做个性化、定制化、差异化。这就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战。
  第三,用更大的概念把数字普惠金融概括在内,就是金融科技。现在要发展金融科技来解决普惠的问题,解决科技产业化的问题,解决绿色问题。其中,普惠金融是让所有有合理金融需求的人能够在一个合理的价格基础上,体面地获得金融服务。对此,必须开辟新路,这个路就是“金融科技”。通过金融科技的发展才能解决传统普惠金融发展上遇到的几个问题。比如信息问题,普惠金融需要准确的、及时的信息通过金融科技可以得到。还有触达的成本问题,因为普惠金融面对的是小企业、个体,甚至是一些弱势群体,他们想要触达传统的金融业是很困难的。通过金融科技的发展,可以解决这些问题。此外,金融科技可以让他们所有的活动留下印记,通过对这些印记的整理、搜集、分析、分配来解决金融业发展所需要的几个要素。
  要想使得普惠金融真正发展,首先金融科技必须有真正地发展。比如绿色金融,有很多自称为绿色金融的其实并不绿色,或者他用绿色的名义获得了金融的服务或者金融的支持,应当不断的监督它,不要让它“变色”了,要始终保持它是绿色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对于绿色和金融之间的关系如果还停留在传统的存贷关系上,是找不到出路的。所以必须通过金融科技的发展真正解决绿色的识别问题,实现绿色的可持续性。
  再有,科技金融,金融的FinTech,TechFin,一方面要用现代的科技改造传统金融,另一方面要用一些新的金融手段支持科技的发展。创新要用科技来武装,要用科技来改造。从科学到技术,到企业,到产品,到有产出,到有就业,中间是一个很长的链条,这个链条需要新的金融予以催生。
  下一步,在供给侧结构性金融改革的旗帜下,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比如要贯彻“竞争中性”的原则。主要原则是,要对所有制企业、所有人用一个标准,不要让任何的机构有偏颇。应当说,“竞争中性”的原则如果在中国认真贯彻执行下去,很多中小企业的问题,民营企业获得金融资源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第四,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还在加强。这首先涉及到对于金融市场运行最重要的几个指标,如利率、汇率、无差异的国债收益曲线。我们知道,如果利率不能反映风险,不能反映资金的供求关系,利率会引导资源就会扭曲配置。中国的利率市场化已经行之多年,但是现在还不能说已经完成。这个任务是非常繁重的,而且现在还没有做好。
  汇率市场化也一样,如果一个开放性的经济体,在世界范围内配置资源,就需要知道怎样是更加有效率的,决定它是否有效率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汇率。如果汇率不能市场化,不能反映国内外相对优势的话,基于它所进行的资源配置就有可能也是扭曲的。
  至于收益率曲线,它是定价的基准,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收益率曲线,所有的定价很可能是扭曲的,很可能会引导资源向一些无效率的领域、无效率的机构去倾斜。总体来说,会损失金融效率,最终损失经济效率。
  关于基础设施,其他还有像信用评级体制、整个金融信息的收集整理和集中发布等等,这些都是要做的。
  总之,思考数字普惠助力实体经济这个问题,就要从实体经济想到金融,再从金融回到实体经济,探讨金融改革、探讨金融发展就不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如果沿着这样一条路反复根据实体经济的需要来想金融,再根据金融发展的特征思考实体经济,那么整个经济就会和谐,就会度过一个比较困难的时期,使得中国经济能够重新获得稳定成长的格局。中国经济稳定,应当说对全球的经济稳定贡献也是正面的。